手机端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趣闻 > 正文

九歌是一部什么样的作品(九歌是谁的作品)

《九歌》是《楚辞》的篇名,原为中国神话传说中的一种远古歌曲的名称,战国楚人屈原在楚地民间祭神乐歌的基础上改作加工而成,诗中创造了大量神的形象,大多是人神恋歌。《九歌》共十一篇:《东皇太一》、《云中君》、《湘君》、《湘夫人》、《大司命》、《少

《九歌》是楚辞的标题,原是中国神话传说中一首古老歌曲的名称。战国楚人屈原改编自楚地民间祭祀神灵的歌谣,在诗中塑造了大量的神灵形象,其中大部分都是与歌相恋的。《九歌》共十一章:太乙皇帝、云中君、、项夫人、、少思明、、河伯、、国丧、礼魂。

篇章多描写神与神之间的依恋,表现出思念或无欲无求的深沉忧伤;《国丧》这篇文章,是为了悼念和歌颂为楚捐躯的将士。王逸认为是屈原流放江南时所为。当时的屈原(又忧又苦,忧心忡忡)以音乐歌曲祭神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。但现代研究者认为是流放前所作,仅为祭祀之用。

作品概述《九歌》是屈赋中最精炼、最优美、最有魅力的一首诗。它代表了屈原艺术创作的最高成就。《九歌》取材于楚国先民的功绩和英雄业绩。诗歌以山川、神灵、自然风光为题材;以神话故事和历史传说为诗,生动地表达了诗人晚年流放南楚、元稹时的忠君情怀、爱国情怀和为天下忧的情怀,以及他的心志(以志为乐)、(以述蜀吴之忧)、(以男女之情为怀)、(以歌爱风)。

九歌主要内容有太乙皇帝、云中君、、项夫人、、邵思明、、河伯、和国丧(含李魂)。

从《九歌》的内容和形式来看,似乎是游戏神歌舞剧的雏形。在九歌中,如虞、吴、君、Nv(茹)、美人、公子等。,都是音乐剧歌词里的称谓。主唱只有三种:一种是扮演神的巫师,巫师扮演阳神,女巫扮演阴神;二是巫师遇神,巫师遇阴神,女巫遇阳神;第三个是帮助祭祀的巫师。所以九歌的结构多以男巫和女巫对唱的形式出现。

这种男女感情的表达是极其复杂曲折的:有时表现为对上帝的渴望,有时表现为对上帝等待的怀疑,有时表现为与上帝相遇的喜悦,有时表现为与上帝离别的悲哀,离别的悲痛。从诗歌的意境来看,是相当独特的。

两者都是浪漫主义作品,《九歌》和《诗经》中郑、魏的风格确实不同。但这并不是因为世界的变化,而是因为春秋战国时期南北民族文化的不同特点。郑、魏的诗歌表现了北方民歌特有的直朴;而《九歌》既披上了神秘的宗教外衣,又呈现出深邃、幽僻、曲折、婉约的意境,具有奇特而丰富的艺术魅力。

男女之爱,不能概括九歌的全部内容。作为祭祀歌,由于每一章的祭祀对象不同,内容也不同,比如“东皇太乙”的庄重,“国丧”的豪气,与男女之爱无关。《国丧》是一首悼念阵亡将士的歌,也是一首坚忍不拔、斗志昂扬的战歌。它通过描写激烈的战斗场面,热情歌颂了为国捐躯的英雄,反映了楚民族性格的一个侧面。

祭祀性《九歌》具有强烈的宗教祭祀性。王逸《楚辞章句》说:“《九歌》作者做了屈原做的事。在过去,南方城市楚,元和项之间,是流行的相信鬼和喜欢神社。它的神龛会制作歌曲和音乐来激励神灵。屈原被流放,逃到他的地盘,又忧又苦,又愁。见居士祭祀之礼,歌舞之乐,其言卑。因为是九歌之歌,所以楚国的元与项之间的祭祀方式(信鬼爱庙)比同时期的中原更原始。

所以《楚辞九歌》虽经屈原加工,但其民间祭祀的痕迹依然可见。其中巫师装扮的个体神,与中原官方祭祀乐舞明显不同。大多数史书都记载了楚国的巫术。

汉书& middot地理》云:(楚有姜汉川泽林山之慈,& hellip& hellip相信巫鬼,注意淫秽。)而在中原(非语怪力乱神),对于鬼神是(敬而远之)。这些记载反映了楚国和中原对鬼神的不同态度。中原文明成熟较早,宗教祭祀与王权政治理想紧密结合,特别是经过西周礼乐的洗礼,其本来的色彩更加淡化。

论语& middot《先进》中记载,鲁兹问孔子鬼神的问题,孔子说:(不能服人,怎能服鬼?这种态度显示了儒家管理世界的态度,这种态度也典型地代表了北方中原的宗教观。楚国的祭祀形式因其巫术性较强而保留了较多的原始遗风。隋书& middot地理》上说:(一般来说,荆州是拜鬼的,尤其是神社崇拜。以前屈原做《九歌》,建的。因此,《九歌》是楚国巫术背景下的产物。

闻一多曾将《九歌》视为大型音乐剧,这对我们研究《九歌》的戏剧性因素颇有启发。虽然《九歌》中有娱乐和表演的因素,有些章节可以形成一定的情节,但并不是每一个祭祀的神灵都有必然的联系,整个《九歌》并不能形成一个完整的情节。巫师有时假扮神,有时奉承神。他们的目的是欢迎神灵来到神坛,得到他们的祝福,而不是单纯的表演。所以九歌不能算是一部完整的音乐剧。

另外,虽然《九歌》是在祭祀歌和音乐的基础上加工改编的,但也不能排除屈原的文学创作。现存的《九歌》主要以文学作品的形式出现,是骚体诗。研究九歌的戏剧性因素,不能停留在九歌本身,而要通过九歌来看这种形式在民间祭祀过程中的娱乐性和表演性。

分享至:

历史趣闻相关